您当前的位置是:首页 >> 专家介绍 >> 专家访谈 >> 正文

专家访谈

 

欧阳辉:扎根神经外科近40年的“脑科圣手”

 

http://www.999brain.com    zll    时间:2019-11-21   编辑:lsw   阅读:1979

悠悠四十载,漫漫行医路。长期在大学教学医院从事神经外科医教研工作的他,累计参与的手术、抢救近万人次,挽救的生命不计其数,称他为“脑科圣手”绝不为过。他在神经外科的各个领域均有涉猎,在诸多亚专科都有建树,尤其是在脑肿瘤(胶质瘤等)、颅脑创伤、顽固性癫痫的诊疗上,他更是硕果累累。他说,神经外科医生犹如在刀尖上“跳舞”,所以要时刻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剑胆琴心、敬畏生命。他就是广东三九脑科医院大外科首席专家、神经外九科主任导师、教授、主任医师欧阳辉。

“脑癌”也可以手术

胶质瘤是颅内发生率最高的原发恶性肿瘤,也被称为“脑癌”,大多能在较短的时间内危及患者生命,死亡率非常高。同时,胶质瘤复发率也极高,通过手术难以根治。“高级别的胶质瘤,尤其是中线、脑干胶质瘤等,堪称是人体最难治疗的疾病之一。”

“实际上,有一部分胶质瘤是可以靠手术治好的。” 欧阳辉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不断创新,在脑胶质瘤手术和综合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他介绍,脑胶质瘤的外科治疗要“最大范围地安全切除”,也就是说不仅要最大限度地切除肿瘤,还要不损伤病人的神经功能,避免对正常脑组织和颅内神经血管造成不必要的损伤。因为很多情况下,血管神经犹如一个网络,包裹在胶质瘤表面。“要像雕刻艺术家一样,在显微镜下,从这个网络间隙中把肿瘤剔除出来,还能不损伤网络,这要求手术者要有丰富的经验和极大的耐心。”

8年前,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湖南小伙卢某偶尔感到头晕头痛。起初,以为是疲劳导致身体不适,不料头痛头晕越来越频繁,甚至出现了走路不稳、经常跌倒的情况。最终,卢某在当地医院查出了在小脑-脑干部位长了一个4cm大的胶质瘤。但是,当地医院不敢贸然为他实施手术。

为寻求生的希望,卢某慕名辗转找到了欧阳辉。通过详细的检查,欧阳辉发现患者是左侧脑干-桥臂-小脑胶质瘤,为临床极其罕见的一类肿瘤,而且由于肿瘤就长在“人体生命中枢”的脑干区,手术不能有丝毫差错。为保证手术顺利进行,欧阳辉多次组织讨论,精心制定了手术方案,利用各种先进设备,最终将肿瘤切除干净。“8年过去了,小伙子活得特别好,现在还是单位的小领导呢。”欧阳辉欣慰地笑了。

4年前,俄罗斯商人ALAN不幸得了脑干-第四脑室肿瘤。辗转多国求医,均未能如愿手术。后来,欧阳辉大胆为其手术,在显微镜下完整精准地摘除了肿瘤。现居深圳的ALAN不仅继续做生意,还生了个女儿,经常和欧阳辉高歌俄罗斯名曲“喀秋莎”……

由于胶质瘤和正常脑组织无明显的分界,手术很难完全切除,且相比于其他癌种,脑胶质瘤对放化疗不甚敏感,患者整体生存期短,尤其是胶质母细胞瘤(GBM),目前国际5年生存率徘徊在5%-9.8%之间。但是,由欧阳辉手术治疗的GBM患者5年生存率已达13.5%。

颅脑创伤抢救一定要快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道路交通事故、高处坠落等引发的严重创伤导致的伤残和死亡率呈明显上升趋势,在经济发达的广东地区尤为突出。在所有的创伤中,颅脑创伤的致残率和死亡率高居第一位。据悉,中国颅脑创伤年发生率为55-64/10万,已成为我国44岁以下青年人群死亡的第一原因。当前,我国每年有逾百万人发生颅脑创伤,逾10万人死亡,数十万人留下长期昏迷、瘫痪、痴呆、语言功能丧失等神经功能残疾,这给社会和家庭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欧阳辉说,颅脑创伤,尤其是重型、特重型颅脑损伤的抢救治疗要以“建立绿色通道、争分夺秒抢救和手术”为核心。开放性颅脑创伤,一定要快速彻底地清创,切除糜烂、坏死的脑组织,清除颅内异物或血肿,修复缺损硬膜和头皮创口,变开放性损伤为闭合性。10年前的春节前夕,惠东发生了一起重大的交通事故。事故造成了包括司机在内的3个人当场死亡,坐在副驾驶座的19岁小伙吴某虽然从死神手里躲过了一劫,但车祸还是导致他大脑受到重创,当场昏迷不醒,生命危在旦夕。被120救护车紧急送往当地医院后,吴某又被辗转送到广州。

“伤员送来时已是半夜,伤情很复杂,也很严重,主要是开放性颅底骨折、脑内血肿、异物存留并伴有严重脑挫裂伤,而且还出现了低血压、休克等症状,情况十分危急。”经过快速精准的术前评估后,急救手术就有条不紊地开始了。“颅底藏于头颅深处,颅底内侧血管、神经结构异常复杂。”欧阳辉在盘根错节的神经和血管间抽丝剥茧,将从面颊插入颅底,并穿过颅底深入脑内、长约6cm的异物完整取出。最终,吴某脱离了生命危险。此时距离车祸发生仅仅过去了14小时。这样难度高、时间紧的手术,对欧阳辉来说,不胜枚举。

由于脑组织内本来是绝对无菌的,如果隔绝外界相应的屏障(颅骨、脑膜等)均被破坏,就对外界的病菌没有抵抗力。欧阳辉介绍,一般来讲,开放性颅脑创伤首先要做手术治疗。因为头皮、颅骨、硬脑膜都受到破坏,就会导致患者的脑组织和外界直接相通,很容易造成严重的颅内感染,从而引起脑脓肿、化脓性脑膜脑炎等,严重者还会直接导致患者死亡。“因此所有的抢救一定要快和彻底啊!”欧阳辉说。

发展神经外科,需要年轻的接班人

从事神经外科医教研一线工作近40年,欧阳辉不仅积累了丰富的临床及教学经验,还在专业学术杂志发表论文近百篇,多次荣获广东省乃至全军科学技术奖。他不仅承担了本院繁重的医疗工作,还经常牺牲个人时间为省内外不能转院的重症患者进行会诊和手术。

5年前的端午节,深圳一个边防战士王某在打完篮球后头晕呕吐,随后陷入昏迷。送到当地医院时,被检查出是脑血管畸形破裂导致的颅内大出血,血肿压迫脑干形成脑疝,并且此时距离发病超过6小时,患者双瞳孔已经开始散大,医生不敢轻易实施手术。凌晨一点钟,接到外院求助的欧阳辉赶到了深圳。“我觉得这个孩子还有希望,才22岁,不手术太可惜了。” 最终,欧阳辉“艺高人胆大”,在当地立即手术,从死神手里抢回了一条年轻的生命。“如今这名战士已经是某部队的军官了。”

大脑同身体其他部位相比,其脆弱性和敏感性大大增加了手术的风险和难度。“损害常常是不可逆的,手术刀即使只偏差1毫米,都有可能给患者带来残疾甚至是生命的危险。” 欧阳辉深知,要发展神经外科,光靠一两个专家支撑是不行的,必须培养一大批德才兼备、年富力强的接班人。

 “要做一个优秀的神经外科医生,不仅需要优良的技术,更加需要有为患者及家属承受压力和风险的勇气。” 因此,欧阳辉对自己培养的学生要求异常严格,他强调,年轻的神经外科医生在漫长的学习和临床训练中,要逐步成长的不仅仅是手术技术和专业能力,更重要的是强大而慈爱的心智。就他自己而言,时下正是“老骥伏枥雄心在,不需扬鞭自奋蹄。”如今,已届花甲之年的他依然坚守、奋斗在临床一线,拯救生命的同时,也毫无保留地把自己的毕生所学传授给身边的年轻医生,身体力行培养更多的接班人。但求桃李满天下,神外精英遍杏林。“我希望接到求助电话越来越少,因为这意味着各地的神经外科医生已经能够很好地解决当地患者的难题了。”


欧阳辉简介

大外科首席专家、神经外九科主任导师、教授、主任医师 

擅长:对神经外科各种伤、病的诊治,尤其对颅内肿瘤特别是脑胶质瘤的手术与综合治疗、重型颅脑损伤的抢救以及顽固性癫痫的诊治有丰富的经验和较深的造诣,以第一完成人获得过广东省科学技术二等奖,军队科技进步奖及其他奖项。

欧阳辉是世界神经外科联合会(WFNS)会员,中国抗癌协会神经肿瘤专委会委员,广州抗癌协会神经肿瘤委员会主任委员,广州抗癌协会常务理事,广东省医学会神经外科分会神经肿瘤学组副组长,中国医师协会胶质瘤分会老年胶质瘤学组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第四届委员,广东省医师协会神经外科分会第一、二届副主任委员,广东省医学会创伤学分会第三届副主任委员暨第一至三届颅脑创伤学组副组长,广东省自然科学基金及重大科研成果评审专家等;获得首届“羊城好医生”、“最受网友欢迎的羊城好医生”以及第一、二届“胡润-平安中国好医生”等称号。



上一篇:郑炳铃:一个脑瘫康复之路的求索者

下一篇:金鑫 做一名“技术流”神经外科医生,呵护患儿

地址:广州市沙太南路578号  邮政编码:510510
咨询:020-62323939(手机:13922111505)  24小时接诊电话:13600099980
邮箱:999brain120#163.com (#改@) 传真:86(020) 87633769

Copyright 2006-2020 广东三九脑科医院版权所有 粤ICP备11100995号 服务性质:非营利性网站 粤卫网审(2013)10号
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2143号